台灣由北至南的茶家,如繁星般,分布整座寶島,因產地特性與製茶手法各異,茶味或醇厚,或淡雅,各有愛好者。但古語有云:「好茶採自高山上」,也點出許多品茗行家,特好追求高山產地茶品之情景。

海拔1000公尺以上的高山雲霧多,氣候寒涼,日夜溫差大,平均日照短,茶葉可在雲霧的庇蔭下,吸收恰好的日光,於合適的溫度和濕度中生長,生長速度遠比低海拔地區來得緩慢,葉肉較一般茶葉柔軟渾厚,色澤翠綠鮮活,果膠含量高,山嵐攜來氤氳的水氣,將苦澀成份降低,芽葉吸取日月精粹,清甜馥郁的滋味得以完整保留,茶韻鮮明,甘醇耐泡。

「心」是滋味所在「二葉」是香氣的來源

菁菁初芽滿山翠綠,採茶阿姨忙碌的身影穿梭在茶園間,形成一幅美麗的圖,在兩指尖細心謹慎地摘選豐滿的一心二葉茶菁,遵循歷代先祖傳統古法,細細斟酌、處處用心,保留台灣茶的傳統滋味。

採一季青翠鮮潤
享時令茶物之美妙芬馥

春茶
春茶約在每年的三月下旬至五月上旬採收,因冬季的寒涼與乾涸,致使茶樹生長緩慢,幾乎呈現休眠狀態;隨著時序交替,氣候漸暖,春天喚醒新芽,肥厚翠綠的葉肉,保留了一整季的精粹,香氣馥郁,滋味濃烈,是自然與茶樹共舞後最美好的姿態呈現。

冬茶
冬茶長於十月至十一月之間,通常在十一月下旬採收,凜冽的冬季不時有乾燥的冷鋒造訪,故冬茶葉肉中含水量較低、醣類豐厚,雖不比春茶濃郁,但其獨有的清香芬芳讓人驚艷,甘甜不苦澀,柔順細膩地收服品茗者的口與心。

做茶人的執著與掛念

喝茶,除了啜一口芳香醇甘
更是喝下作製茶人蘊蓄一生的絕活

由製茶師傅判斷最適當的茶葉成熟度後,決定可採茶的時程;陽光上升,露水蒸發後,透過專業採茶阿姨的手,將最標準的一心二葉茶菁從樹上摘下。

日光萎凋是透過適切的陽光照射茶菁,祛除茶菁上過多的水分,而陽光是上天給人類最好的禮物,其中組成的自然成分,對於製茶具有良性的加乘效果,故若能適當的拉長此步驟時程,越能帶出茶的甘美風味。

將茶菁移至室內,以靜置與人工攪拌交互動作,目的是為破壞茶菁細胞壁,使茶菁內部水分緩慢散發(俗稱走水),進行香氣物質的分解;攪拌使茶菁含水量增加,抑制酶的活性。

竹製浪菁機利於空氣流動,用其重度翻動茶菁,使茶菁發生相當程度的摩擦引起葉緣細胞破損,加速活化酵素;再將茶菁靜至三-五小時,以進行發酵,浪菁時攪拌之力道與當日氣候,皆會影響靜置發酵時間長短。

以高溫急炒茶菁,使茶葉熟化,一則將沸點低之芳香物,如青草味給揮發掉,另一方面重新進行物質轉化與聚集,留住茶菁本身的香氣。而此過程中,製茶師傅對於時間與溫度的掌握,格外的重要,過與不及,皆會影響之後茶品的氣味與口感。

使茶葉捲曲,緊結成條索狀,藉由此動作使茶葉間彼此摩擦,使內部物質與水份釋放至表層,與氧氣迅速接觸,產生氧化作用,以提升茶湯滋味。

將茶葉包裹置團圓狀,以機器將條狀茶葉反覆揉捻塑成半圓形。包布揉型後,再將布包解開,將茶葉放進炒菁機解塊,以及乾燥機排水,再重複以上動作,來回約三十-四十次,方才完成此程序,此過程中茶的香氣轉為內斂,茶湯更為醇和香柔。

將茶葉放入乾燥機內反覆烘焙脫去多餘水分,以利保存並增添茶的香氣與滋味,此步驟完成後,即是「粗製茶」又稱「毛茶」。接著透過撿枝、焙火等步驟,轉為精緻茶後即可送至消費者,焙火將影響茶湯的品質、口感與香氣,故焙茶師傅對火侯與時間的掌控,便是相當重要的關鍵。

#